【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美文亭 www.989yh.com】
当前位置 : 美文亭 > 短篇美文 > 短篇小说 > 正文

纽约国际注册网站:一声叹息已苍老

作者:admin
来源:未知 时间:2022-05-12 12:31 阅读:24次   我要投稿   作品点评

美文亭 www.989yh.com      风景只是个引子,我在行走里穿过你。

   
  氓,你是我的太阳,我为追随你而来。她望着我,苍白的笑容大朵大朵的开放着,灼灼生辉。
  如果真有前世,那么前世的她必定是一株迷乱的向日葵,明亮的脸庞是花心,金黄色的花瓣幻化成黑色的长长发丝,有与生俱有的萎靡,懂得纠缠。
  她说,我是氓,我应该叫氓,于是我成了氓。
  接下来我要讲述的是一个故事,它确确实实在我身上发生过。但我想,只所以现在只能称它为故事是因为记忆是不可信的,有很多时候它会一味的捉弄我们,欺骗我们。而我想要讲述这个故事的情绪已经酝酿了太久,也许原本的真实早就被除蚕食一空,余下的只是些残渣碎屑而已。
  
她叫牙牙。我喜欢她的名字,甚至胜过她本身,没来由的。
  遇见她的时候我已经颓废了很久。
  我清楚自己眉宇间的悒郁,那来自于我自小对父亲权威的挑衅与叛逆。
  震怒之下的父亲总喜欢将我吊在阵旧而结实的门框上抽打,我从来不曾在他面前掉一滴眼泪,不哭,不是不疼,而是怕母亲心疼。
  母亲总是一脸惶恐的立在一旁,想上前拉扯,又似乎怯怯的不敢。我总不忍心看她受难的表情,那比我被打的伤痕累累更叫我难受。
  有一天我忍不住问她,我究竟是不是她和他亲生的孩子。她用一种受伤的眼神望着我,不发一言,然后将我搂在怀里,使劲的。
  我只问过这一次,从此不再问。
  可是越长大我就越沮丧,因为我和他越来越像,越来越像。
  
我出生的时候,爷爷奶奶仅有的三个儿子都已分了家各自过活。
  读到高中的高大帅气的父亲娶了矮矮胖胖的目不识丁的母亲。虽然那时候的母亲有着一双一直美丽异常,水汪汪的大眼睛,但从客观角度上来评判的话,她的外在条件与我父亲是极不相称的。
  连一辈子被奶奶欺压着,沉默寡言,从不插手奶奶管理的所有事务的爷爷也发话说如果父亲不乐意,就把这门亲事给退掉,可见那时候的母亲的确实长的不怎么样。
  好在那时候的父亲总算做了唯一一件令我有些许佩服的事,他说如果退婚的话,母亲以后在村子里就会很难抬头做人,于是就娶了她。后来我一直想,也许母亲对父亲的千依百顺不仅仅只是缘自于一种感激。
  再后来有了我。
  小时候的我细弱的脖子似乎撑不起脑袋的重量,我的脑袋总是耷拉着,肚子滚圆滚圆的向前凸,也许这也是父亲一见我就来气的原因之一,(对着镜子看我自己现在的模样就知道他本人年少时曾经是多么的风流倜傥),怎料自己的儿子生的如此畏缩,如若换作我,我也会生气的。
  我们的财富的增长似乎与我的成长是成反比,因为父亲的一个错误举措,我们家从此从村中首富的位置没落到平常人家的地步。奶奶对我的态度也一落千丈,从原本的四处炫耀到后来的不闻不问。我从此远离了那些奢侈的欲望,比如因着某一本书有着漂亮封面买下一整套书等。
  再后来父亲拒绝了小叔的帮助,他将母亲从我身边带走,轻易的交我丢下,去了一个遥远的古城。母亲是舍不得我,但她似乎更舍不得父亲,尤其是在风言父亲有了相好的人之后。
  我感觉我成了一个孤儿。
  那年我才十岁,我得在脚下垫上砖头才能够得着灶头烧菜烧饭,有时会去奶奶的地里偷几株菜,大部分生活用钱都先赊着等父母年底汇钱下来再结算。
  除了钱,再没有什么可依赖的。
    
  从少年到青年,从男孩到男人。
  这个阶段是一片不太令人愉快的叶子。几次我都差点以为它已经从记忆的树梢掉下来零落成泥了,但事实上它仍倔强的生长在那里,在风中轻轻的轻轻的摇摆。我清楚的感觉到它的重量,于是我假装将它遗忘。

阅读感言

所有关于一声叹息已苍老的感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