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美文亭 www.989yh.com】
当前位置 : 美文亭 > 短篇美文 > 短篇小说 > 正文

博彩官方网站登入:小说 | 袁从开:洋槐村瞎子

作者:admin
来源:未知 时间:2020-10-23 15:47 阅读:0次   我要投稿   作品点评

美文亭 www.989yh.com  洋槐村瞎子

四川广安 | 袁从开
 
川东洋槐村的槐树,很有名气,成片的那种。最大那株,在村口大牌坊旁边。和垃圾站隔一条大马路。一香一臭的味道,平时倒也罢了,若在五月可想而知。这个月里事多,两股味道交织。扯住南风兜几个爽圈子,飘向北边新农村集中区。它躲开清新的蔬菜园子,穿过无数条入户小水泥路。绕过一丛丛翠竹林,顺着排水沟蜿蜒蛇行。中途,被野生的苦菜花,蒲公英,牛耳大黄,金钱草,过路黄等挡住去路。直到问明去处,还不放行。它自知难以动弹,便从水沟铁线草身上掠过。朝那些白墙,红门,安静得像庙宇似的一幢幢乡村别墅扑去。
洋槐花香,垃圾恶臭。二股混合气味一扑,去市区上班的电瓶车跑不快了。平常的,打个喷嚏。骂一声麻逼,继续赶路。触了霉头,一打一连串。像不识相的狗,见了生人一阵狂吠?;厣?,惊得荷塘里几只白鹅闪翅,觅虫子的九斤黄公鸡咯咯咯乱叫。洋槐村小妇人早有准备,提前戴了口罩。男人粗心,只管叼着香烟猛冲??炝丝炝?,冲过这段马路,上完一个长坡就好了。长坡的上面,另一番景象。两边山头,种满了花椒树?;ń肥饕不峥?,不香不臭老实巴交,让人放心走路。原本垃圾站不怪,洋槐树作怪。春末夏初,洋槐树上细枝绿叶,地上一层白色花瓣。村民电瓶车从树荫下冲出,呼吸着又香又臭的气味。再回头看,白色风暴从洋槐树荫下叠出,笼罩着半边黑不溜鳅的沥青路面。先夸洋槐树花真香,又麻逼麻逼去骂垃圾站恶臭。骂完、上完长坡,又赞美花椒树多好啊。不香不臭,不给甜蜜,不送苦头。
洋槐村的瞎子姓刘,这种苦头虽也吃过,不曾见识过。
早晨,人们聚在村口南边,面对气派的新农村集中区指手画脚。瞎子心里不服,感觉在围观一片地主庄园。比大地主刘文彩庄园,还新还好看,偏埋怨这不好或那不好的。他想,人不能忘本,更不能讲违心话。当今的新农村比天堂好,这是实情。乡下人说话,该说感谢党感谢国家,感谢人民政府。
瞎子在村里进进出出,向来大气不出,感觉人在天堂行走。享受花香鸟语,享受恬静,享受幸福生活。瞎子眼瞳发白,生下来起,对事物不会敏感,只有擦耳过去的巴蜀风除外。那风嘘嘘的,毫不猛烈,却有麻辣味道。由于看不见优势,再刺激的场面也能气定神闲。鼻通耳喉,眼是窗户。他听见的事物,和真实的事物截然不同,如同罩了一层朦胧轻纱般。就算歌星进村翻唱:月朦胧鸟朦胧…,他也未必知道那为何物。谁用手帕裹一块鹅卵石,砸在头顶,他亦波澜不惊。只会泛起几句,谁打我谁打我的问讯声。洋槐树花开时节,瞎子也在村口自说自话。臭香啊,臭香。旁人无法理解,抛几番追问。你个瞎子,讲啥香臭和臭香。是真臭,或是真香,讲啥啊你。
年过四十,瞎子腰更弯了。手头竹头杖被地球引力折断,换了好几根。一双白瞳有些泛黄,满脸黑斑,额头纹深。一眼望去,王字皱纹里藏一层深厚油泥。作孽啊,从前外婆讲。不晓得前世,被哪个冤家点了名,让瞎子来洋槐村混日子。莽娃儿,每天跟外婆念几遍阿弥陀佛消灾经。消灾了,就开眼了。瞎子话少,不肯念经,吐字如同经文般深奥难懂。他无话可说,也无话能说,偏喜欢念电影里的台词。楼上客,楼下客,听我幺师傅办交接。要屙屎,有草纸,莫拆我的烂席子。要屙尿有夜壶,莫在床上画地图。
外婆的话很对头,人不开眼,什么样生活也走不进来。想要开眼,人间的大小医生,还能把老瞎子咋样。求神求天,未必有奇迹发生。多年来托眼瞎的福,世上好事和坏事,无从看到,省了烦恼。天天和茅坑蹲一起,能觉出臭,倒见不到肮脏。人间的美丑,可听可闻偏不可见。瞎子啊,这份生活只你做得到,真有福气。村里人又说,男人眼瞎,娶不到女人真好啊。你不晓得,养个婆娘多么吃苦。养儿女,更吃力。儿女养儿女,还有更多辛苦等着。瞎子摇头,如同闻到一群苍蝇兜圈子,脚爪爪在耳门洞踢了踢又飞走了。他心里闷哼,不服气不娶婆娘的话。瞎子眼看不见,还有手脚嘛。抱块木头,和抱一个女人蹬席子,还能分辨出来。洋槐村无人察觉瞎子不服,胸腔永远迸发不出耻笑。脸上的蔑视表情,别人可见又视而不见。他在镜子里想见,又未必能见。

阅读感言

所有关于小说 | 袁从开:洋槐村瞎子的感言